中医在瑞士(8) 疗效是针灸发展的活力源泉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土地上,针灸的生存和发展需要的是不同程度,但较为普遍和相对稳定的疗效。这样的效果虽不如奇效震耳,但受惠者众,影响广泛,具有润物无声的强大渗透力。

  而这样的渗透力,直观地反应在患者的来源和数量上。从笔者的来访患者看,通过广告来就诊的,明显少于患者之间的推荐。患者之中,不少是夫妻、兄弟姊妹、父母子女、同事好友都来看病,有的甚至一家三代齐聚于此。原因很简单,治疗普遍有效。笔者的一个患者是塞尔维亚裔瑞士人(前南斯拉夫难民),针灸减肥成功后,把哥哥介绍了来,感觉也不错。接着,患花粉症的母亲、患腰椎病的父亲也来了,都取得了一定效果。后,姨母的儿子(多动症)、姑母的儿子(偏头痛,家住邻近的德国)、父亲患腰痛的同事等,先后来了十多人。虽然,不能说每个人都有很好的疗效,但总体效果良好。

  针灸在瑞士的临床疗效到底怎样?笔者在患者疗程结束时,会根据治疗前后的病情比照和患者本人的评价进行一个疗效判断。可以肯定地说,算不上客观,也不严密,更多是一种印象,算是医患双方的直观感觉吧。依据这样的统计,并听取一些瑞士同行的意见,我们治疗的总有效率,包括临床治愈、病情显著有改善、患者一定程度满意的病情好转,在80%左右。我们所说的疗效主要是治疗前后对照的结果,不少是短期的,也有远期疗效好的病例。由于中医治疗的大多是慢性病,很多患者集多种病痛为一身或整体健康状态有问题,而不是单纯要解决一个病痛,如头痛、失眠、慢性腹泻等。这样的疗效评判较为复杂,有相当的难度。

  比如,笔者有这样一个病例:一位老太太今年87岁了。8年来多次前来就诊,先后治疗共55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问题:第1次(2008年),咽喉干痛1年多,近来加重,声嘶、干咳、咽喉灼热;第2次(2009年),右脚背和脚弓疼痛2月,行走则加重;第3次(2010年),经常性脱肛多年,加重数周,伴大便急迫、结燥;第4次(2013年),面部遍发红色皮疹2周,灼热无痒;第5次(2014年),右侧髋强硬乏力2月,伴左侧膝痛;第6次(2015年),近来左膝乏力,下楼尤甚,伴左下肢皮色泛红。

  这是一个高大健硕的老人,虽在耄耋之年,行动仍然灵便,全无老迈之象。但她的性格却是典型瑞士式的,固执而近古板,对我们的一些说法和建议很少发表意见,只是鼻子哼哼,算是回应,心里自有打算。这6次治疗,几乎每一次都是她自己感觉行了,就不来了。就疗效而言,她一定是满意的,否则不会多次求诊,有病就来。根据笔者观察,除脱肛没有完全治愈,今年发生的左膝乏力为明显改善,其余的病症都是完全消除,未见复发了。在西医看来,也许这些病症都是一些局部问题,要归于哪种病有些难,疗效便难有标准。但在中医看来,她的病症都出于同一个内在病因:肾虚阴亏内热,一个与她的年迈体质有关的病理概念。

  大量的临床实践证明,针灸对许多病症是有效的,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患者一次又一次来寻求治疗。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哪些病症有效,有多大效果,与其他疗法比较,优势在哪里。作为临床医师,尤其是国外的中医,除了提供经验性的疗效证据外,其实并没有能力和条件来弄清这些问题。笔者认为,这应该是研究人员的责任,也应成为针灸科研重要的研究课题和目标。这样,当有人提出置疑意见时,如《美国医学会杂志》2014年10月的一篇研究报道否认针灸治疗慢性膝关节疼痛的疗效,我们就能拿出让人信服的各种科学证据。

  异国他乡,在远离中医固有的社会土壤和文化土壤的状态下,能感触到这个古老医学的生机和活力就在于临床疗效。(蒋永光)

中医在瑞士 中医针灸 针灸发展 史上全明星资料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香菜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一种配菜。经常可以看到煮...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鼻炎相信很多的人都不陌生吧。鼻炎的反复发作是否给...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现在由于生活条件的提高,三高人群也逐渐的扩大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