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可预防的儿童死亡 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联合国儿童死亡率评估机构间小组(UNIGME)的一项研究表明,尽管降低儿童死亡率取得显著进展,但在未来仍需努力,以避免可预防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并进一步加快改善儿童生存的进展。论文9月9日在线发表于《柳叶刀》(Lancet)杂志。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连线了参与该项研究工作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高级人口学家、统计与监测专家尤丹珍(DanzhenYou)博士,就中国5岁以下儿童生存状况以及终结可预防的儿童死亡应采取的应对措施进行了专访。

  《论坛报》:如果所有国家均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中的2030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25例死亡/1000活产儿,您认为未来我们需要开展哪些工作?

  “当我们将决心、问责制、社会参与以及政治承诺与简单措施结合起来时,我们可以取得巨大进步。我们知道我们可以给予全球儿童更美好的未来。”

  尤丹珍博士:全球在降低儿童死亡率方面已经取得重大进展。2015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比1990年下降53%,当前全球每年死亡下降速度在加快,每年死亡下降率是1990-2000年间2倍多。自2000年以来,4800万名5岁以下儿童生命得以挽救,全球一些贫穷国家也取得显著进展。

  尽管千年发展目标4(MDG4)实施取得重要进展,但并未兑现承诺。2015年,全球有590万名5岁以下儿童死亡,超过80%死亡发生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和南亚。

  大多数5岁以下儿童死于易预防或可治疗的疾病。感染性疾病(例如,肺炎、腹泻和疟疾)、早产、分娩期并发症是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45%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发生在新生儿期(生命初的28天)。

  我们仍有时间,可以做出改变。针对新生儿期之后死亡的主要原因(肺炎、腹泻和疟疾等)以及脆弱的新生儿和儿童,通过推广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措施,加快减少5岁以下儿童死亡是可能的。

  新近证据显示,许多国家不同地区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存在明显差异。5岁以下死亡危险高的儿童出生在农村地区、贫困家庭或其母未接受过基础教育。解决不公平问题是儿童生存方面取得进展的关键。

  过去25年已经清楚表明哪些工作可以挽救母亲、新生儿和儿童的生命,同时也清楚表明,仅技术干预还不足够。没有政治承诺、强化问责制以及社会参与,不可能目睹到巨大的进展。

  迄今为止所做的进步表明,当我们将决心、问责制、社会参与以及政治承诺与简单措施结合起来时,我们可以取得巨大进步。我们知道我们可以给予全球儿童更美好的未来。这些核心原则是“重申承诺”运动的关键,对于实现本月稍后推出的SDG至关重要。《论坛报》:中国5岁以下儿童生存状况取得哪些进展?

  “总体上,中国实现了MDG4和2030年的SDG目标,但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仍高于高收入国家,并且不同地区儿童死亡率存在差异。”

  尤丹珍博士:中国在降低儿童死亡率方面取得巨大进展。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了80%,从1990年的54例死亡/1000名活产儿,减少至2015年的11例死亡/1000名活产儿。总体上,中国实现了1990-2015年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2/3的MDG4目标。5岁以下儿童死亡数由1990年的1634000例,减少到2015年的182000例。

  当前,中国半数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发生在新生儿期(生命初的28天)。3/10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仅是由早产、分娩期并发症所致。尽管治疗感染性疾病有了显著进步,但是诸如肺炎、腹泻、脓毒症和脑膜炎等主要感染性疾病仍然占5岁以下儿童死亡原因的20%。

  中国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为11例死亡/1000名活产儿,因此已完成了2030年的SDG目标,即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25例死亡/1000活产儿。然而,中国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仍然高于高收入国家当前平均死亡率(6.8例死亡/1000名活产儿)。另外,中国不同地区儿童死亡率持续存在差异。来自富裕家庭、城市家庭和其母接受更多教育的儿童,在早年生存几率更佳。根据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监测系统,农村儿童死亡几率是城市儿童的2倍多(2013年,农村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为14.5例死亡/1000名活产儿,而城市为6例死亡/1000名活产儿)。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以及孕产妇和儿童流行病学评估小组(MCEE)初步估算,中国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亡原因包括:早产并发症(17%)、分娩期相关并发症(14%)、伤害(14%)、肺炎(12%)、先天畸形(9%)、腹泻(3%)、脓毒症(3%)。

  《论坛报》:终结可预防的儿童死亡,中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围产期护理和针对瘦小和患病新生儿的护理,分别可以避免超过40%和30%的新生儿死亡;在新生儿后期(1~59个月龄),提高具有高影响力干预措施的覆盖率,并强化卫生系统,是降低儿童死亡率的关键措施。终结可预防的儿童死亡不仅需要解决主要医学死亡原因,还需要解决不公平问题。每个儿童都应该获得公平的生存机会,应从获得生命前几天和前几年的生存机会开始。”

  尤丹珍博士:造成大多数儿童死亡的疾病,是可以通过经实践证实、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措施来预防或治疗的。通过立即行动,增加有效预防和治疗干预措施,儿童生命是能够挽救的,也是必须挽救的。

  如今对有效干预措施和服务提供渠道,以及对加速覆盖面和提高保健质量的方式有了深入了解,我们在解决新生儿健康问题方面有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作为“每个新生儿行动计划”和2014年《柳叶刀》“每个新生儿系列”一部分的研究显示,两套关键干预措施可以预防大多数新生儿死亡。

  围产期护理可以避免超过40%的新生儿死亡。关键措施包括由熟练的接生人员护理、产科急诊护理、对每名新生儿紧急护理(包括母乳喂养支持、脐带和保暖护理等)和新生儿复苏。重要的是,必须将针对母婴的干预措施视为一个功能单元,由相同的卫生保健提供者(或团体)在相同地点和短暂的时间期限内提供,同时要有转诊措施,以便一并管理母亲和婴儿并发症。

  针对瘦小和患病新生儿的护理,可以避免30%新生儿死亡。关键干预措施包括袋鼠妈妈护理法、预防和管理新生儿脓毒症、解决新生儿黄疸问题和预防出生缺氧造成的脑损伤。

  许多其他干预措施――包括基于社区机制的分娩――也使全球新生儿生存获得进步。“每个新生儿行动计划”提出5项战略目标。

  在新生儿后期(1~59个月龄),提高具有高影响力干预措施的覆盖率,并强化卫生系统,是降低儿童死亡率的关键措施。在中国,肺炎每年仍夺去22000名5岁以下儿童生命。迅速推出疫苗、改善营养以及针对肺炎症状的就医和治疗状况,将会减少肺炎相关死亡的发生。当儿童患病,出现肺炎体征时,则需要迅速得到医疗机构保健提供者或具备资格的社区保健工作者的诊断和治疗。儿童一旦出现肺炎症状,需要迅速到保健提供者处就医,然后接受合理治疗,应用抗生素治疗细菌性肺炎。另外,需要对农村地区、贫困省市、社区和家庭增加关注。

  持续进步需要的不只是孤立性干预措施。干预措施是更强大的卫生系统的一部分,该系统需要持续投资和加强,以对需要其家庭,维持和扩大高质量服务。一些低收入国家拥有强大的卫生系统,胜过一些高收入国家较弱的卫生系统,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与国家收入相比,强大的卫生系统是降低儿童死亡率的一项更具决定性的因素。这些系统维度的数据,并不是一目了然,但在不断努力帮助儿童生存和茁壮成长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许多因素可增加儿童早死风险,包括母亲受教育程度低、早育、水短缺、缺少清洁卫生设施和营养不良。这些以及其他因素在影响儿童早期和早年生存机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儿童死亡不仅仅是由早产、肺炎或其他医学死亡原因所致,还可以由以下原因所致:出生在贫困家庭、在农村地区生活或遭到其他形式的社会排斥等。终结可预防的儿童死亡不仅需要解决主要医学死亡原因,还需要解决不公平问题。

  每个儿童都应该获得公平的生存机会,应从获得生命前几天和前几年的生存机会开始。

儿童健康 儿童死亡 死亡风险 史上全明星资料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香菜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一种配菜。经常可以看到煮...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鼻炎相信很多的人都不陌生吧。鼻炎的反复发作是否给...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现在由于生活条件的提高,三高人群也逐渐的扩大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