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医疗“送医难”问题亟待解决

  90后母亲阿红(化名)因产后抑郁,用被褥捂住儿女后开煤气自杀。阿红终获救,她的一双儿女却永远离开了人世。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阿红案发时抑郁症发作,判决其不负刑事责任,并决定强制医疗。但是医院却以监管困难、责任重大等理由拒绝接收阿红。此后,在法院与公安机关的协调努力下,医院才放下顾虑接收了阿红。

  记者了解到,佛山市中院近日专门向相关部门提交报告,提出强制医疗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尚缺乏实操性,亟待完善建立相关的配套措施。

  年轻妈妈携子女自杀

  出生于1990年的阿红,婚后与丈夫阿强(化名)居住在佛山市南海区九江镇。阿强的堂哥说,阿强夫妇2012年登记结婚,两人感情很好,也没有见过他们夫妻吵架。美中不足的是,大儿子多病,阿强时有抱怨。

  2013年,两人的小女儿出生,这个家庭的欢笑本应更多,但阿红的精神状态却不是很好,总是疑心丈夫阿强,害怕阿强抛弃她和一双子女,平日里也对阿强的行踪甚为紧张。阿强晚上在厂里加班,阿红也带着两个小孩到厂里看着阿强做事。阿强的工友说,阿红可能患有产后抑郁症,但没有得到阿强的重视。

  2015年2月7日,阿强在东莞出差,当晚没有回家,而且在电话里对阿红说话的语气也不好,阿红一夜没睡着,胡思乱想。第二天早上,阿红有了自杀的念头。中午时分,阿红先后用棉被捂住5岁的儿子和不到两岁的女儿,然后关好家里的门窗,打开煤气,静静地睡在床上。当天19时,迷迷糊糊醒来的阿红拨通了丈夫的电话,说:“我要开煤气自杀了。”

  阿强发现事态不对,赶紧联系房东,自己也连夜赶回南海。无奈,等救援人员赶到,一双儿女已经没有生命体征,阿红成功获救。夜里11时左右,悲痛欲绝的阿强在医院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阿红。

  医院提出监管责任问题

  佛山市中院审理认为,阿红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两名未成年子女死亡。因阿红作案前刚刚做完流产手术,情绪极为低落,多次想要自杀,两名子女出生后一直由阿红抚养,母子间感情甚笃,阿红突然捂杀两名亲生子女,违反人伦,极为异常。为此,合议庭决定对被告人阿红进行精神状况鉴定。经鉴定,阿红在案发时符合“抑郁发作”的诊断标准,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考虑到阿红身患抑郁症,极有可能因悔恨导致病情加重进而自杀,合议庭认为强制医疗有利于其病情恢复和判后监管。

  为此,合议庭依照刑事诉讼法强制医疗的特别程序再次组织了开庭,通知了控方和阿红的丈夫、兄长到庭,对阿红是否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性、监护人是否有能力看管和医治等问题进行调查并组织辩论。在查明被告人监护人和亲属均缺乏监管能力并同意将阿红强制医疗后,佛山市中院依法判决阿红不负刑事责任,同时决定对其强制医疗。

  案子宣判后,却又遇到了新的问题。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提出对强制医疗人员存在监管困难、责任重大等诸多问题,拒绝收治阿红。

  今年3月11日,佛山市中院少审庭法官与市公安局南海分局的民警一起前往第三人民医院,在送达执行通知书的同时释法析理。此后,第三医院放弃顾虑,同意配合收治阿红,阿红强制医疗案终得以顺利执行。

  强制医疗有意义难操作

  因工作生活压力大,现代人精神疾病发病率越来越高,由此引发的刑事犯罪也呈多发趋势。据统计,2013年前后,仅佛山市南海区辖区就发生多宗精神病人致人死亡案件。

  “在以往的刑事案件中,如果嫌疑人是不负责任的精神病人就要依法释放,只是同时责令精神病人的家属对其严加看管。由于缺乏强制的监管方式,人身危险性大的精神病人给社会安全带来隐忧。”佛山市中院未成年人审判庭负责人焦艳对记者说,对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进行强制医疗是2013年新刑事诉讼法增加规定的特别程序,在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同时,也使精神病人得到妥善处置。

  佛山市中院调研发现,依据法律规定,强制医疗的执行机关是公安机关,但专业方面却需要专门医院协助实施治疗。目前,在司法实践中缺乏具操作性的配套措施,导致强制医疗面临诸多难题。为此,佛山市中院向佛山市委政法委、综治办等相关部门专门提交了《建议完善强制医疗执行措施的综合报告》,建议尽快建立完善相关的配套措施。

强制医疗 强制医疗专项基金 精神病人强制医疗 史上全明星资料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香菜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一种配菜。经常可以看到煮...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鼻炎相信很多的人都不陌生吧。鼻炎的反复发作是否给...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现在由于生活条件的提高,三高人群也逐渐的扩大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