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福康健康 > 专家 > 刘益成 > 云南普洱茶热是炒作吗
刘益成

刘益成

从小爱茶,潜心钻研中华茶文化。政协昆明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现任国际茶道茶艺协会常务副主席。

云南普洱茶热是炒作吗

  收藏文章 分类:艺术与养生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茶叶功效的认识不断深入,茶叶发展正在经历一场革命。去年以来,云南的普洱浪潮一浪高过一浪,铁杆普洱茶迷数量骤增,云南普洱茶产业“四面”凯歌,我省四大茶区的思茅、临沧、版纳、德宏到处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现象。

  对于云南茶农来说,真可谓是喜逢盛世,茶农们使用的交通工具由拖拉机换成轿车的大有人在。而广大茶迷对普洱茶更是倾注了前所未有的热衷,茶迷当中原来喝绿茶的无须通过铁观音的“门槛”直接跳饮普洱茶的有之;原来饮用铁观音被其醉人的兰花香吸引的,现在又喜“旧”厌“新”的爱上普洱茶的有之;

  原来不喝茶的一接触茶叶就爱上普洱茶的也有之;甚至有少数精明的人不喝普洱茶而单纯把普洱茶作为一种收藏投资方式。总之,普洱铁杆茶迷在云南去年以来急剧增长,这足以见证普洱茶的魅力有多大。说来让人难以置信,一块只有三百五十克四十年历史的普洱茶,竟然拍出十六万元的天价。收藏界的“新宠”普洱茶被称为“能喝的古董”,收藏普洱茶的意义不逊于收藏古字画。

  然而在这一次普洱浪潮中,有些人却表现了不以为然,认为昆明乃至整个云南普洱茶热纯属商业炒作。笔者认为,这种看法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普洱茶浪潮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席卷东南亚一带以及港、澳、台地区。五年前“浪潮”抵达广州,并迅即波及北京、上海、福建等地,而在两年前这个浪潮回到了普洱茶的故乡云南。这种趋势是历史的必然,而绝非所谓的商业炒作。以前,很多云南人是不认识,也不喝自家门口生产的普洱茶,只懂得用玻璃杯加开水冲泡绿茶进行“牛饮”,故当时“省内普洱茶外香”之说。

  作为最古老的产业,它发展了五千年后还有生命力吗?随着茶产业链的不断延伸,茶产业必将成为前景光明的永恒产业,茶业是云南广大地区“衣食万户”的产业,正是在全世界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的今天,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交融的时代,茶的特有的价值才真正显示出来,茶业才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与领域。在2002年,普洱茶浪潮尚未席卷云南之前,春城昆明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大街小巷的普洱茶庄有如雨后春笋,数量达一千五百多家。

  有大部分茶迷已开始意识到“普洱茶”独具保健、收藏、品饮“三合一”的价值,而且由古茶树、古茶山、茶马古道所积淀下来的深厚历史文化底蕴,都能在普洱茶身上得以体现。这些有识之士开始对普洱茶进行收藏、把玩、品饮,从中感悟普洱茶深厚的文化底蕴,体会普洱茶的无穷魅力,并由衷赞叹中国茶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面对这种社会的普洱茶热潮,我们是否需要冷静?

  少些言行的“落差”?古语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了。大车无轴,小车无键,其何以行之哉?是流于形式,还是哗众取宠?市面上有一些茶商在这个“浪潮”中急功近利,用劣质的材料制作各种奇形怪状、华而不实的生肖饼、南瓜状、葫芦状、足球状等各种各样的紧压茶,甚至在普洱方砖边缘镶上木框作为装饰品或悬挂物来吸引那些处于“半茶盲”状态的茶友。

  这种现象在这次“浪潮”中虽然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并非主流现象。这种现象在尚未规范的普洱茶市场难免出现,故这种情况下的现象不能说是一种商业炒作。对于普洱“浪潮”的回归故里,是水到渠成的事。不过,郑板桥先生曾说:“难得糊涂”。

  面对普洱热的背后,总该有些心理感应吧!要紧的是,不装糊涂,而是应该冷静,客观的去分析和思考普洱浪潮的冲击。作为业界者,更不能糊涂,盲目膜拜,而应该尊重普洱茶的历史事实,继承普洱茶的优良传统制作工艺,要不然,业界可有点“从者如云”了。

  如今,“普洱热”很自然的回归到它的故乡云南,掀起而演变成的收藏、品饮“浪潮”热必会波及大江南北乃至世界各地,我们期盼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念好“茶经”,弘扬茶文化、振兴茶产业,建设民族文化大省,绿色经济强省和国际大通道,实现民族文化、生态环境、社会经济和谐发展,云南茶业的明天将更灿烂、更文明、更美好!

分享:
点击查看更多: 炒作 普洱茶 云南普洱茶

文章排行

同类专家

  • 林治

    2004年当选为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2005年当选为全国茶馆专业委员副主任。
  • 刘益成

    从小爱茶,潜心钻研中华茶文化。政协昆明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现任国际茶道茶艺协会常务副主席。
  • 贾凯

    中国书画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当代诗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
  • 石昆牧

    知名普洱茶人,以丰富渊博的茶品知识、精湛入微的品鉴能力、独步业界的拼配能力在普洱茶领域享有极高声誉。
  • 蒋文中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云南财经大学聘硕士生导师;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专家组成员。
  • 王心

    著名茶人、世界茶文化交流协会名誉会长,2005年开始,醉心茶事,三句不离话茶的退休式生活。
帮助
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