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福康健康 > 专家 > 肖相如 > 尊重经典但不须盲从
肖相如

肖相如

肖相如,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酷爱经典,坚持临床,中国中医研究院第一位肾病学博士。

尊重经典但不须盲从

  收藏文章 分类:中医养生

  中医四大经典具有不可替代的学术地位,这是毫无疑问的。我反复强调,不学好经典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中医。

  但是,尊重经典不等于盲从经典,因为经典中的主要内容是正确的,并不等于就没有问题。对于经典中存在的问题如果连质疑的勇气都没有,那学科就难以发展。发现经典中的问题,讨论经典中的问题,是为了使经典能够更加有利于指导现在的理论和实践,是为了更好的肯定经典,不是否定经典,因为经典不可能被完全否定。

  我们看下面的例子

  《素问.阴阳离合论》说:“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

  哲学中的阴阳具有无限可分性,即阴阳之中复阴阳。比如,白天为阳,晚上为阴;白天的上半天为阳,下半天为阴;晚上的前半夜为阴,后半夜为阳等,还可以无限的分下去。在医学上,虽然可以无限的划分阴阳,但是对医学而言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对临床治疗没有任何帮助。显然,如果不加分析的照搬这段原文,就会滥用阴阳的概念,造成中医理论的混乱。

  如《中医基础理论》教材中的脏腑形体分阴阳中有:“由于阴阳之中复有阴阳,所以分属于阴阳的脏腑形体组织还可以再分阴阳。如体表组织属阳,然皮肉为阳中之阳,筋骨为阳中之阴。

  再继续分,则皮肤为阳中之阳,肌肉为阳中之阴;筋为阴中之阳,骨为阴中之阴。”很显然,这是盲从了《内经》的这段原文,完全照搬了哲学中阴阳无限可分的原则,这个原则对医学并没有必要性,这种划分对医学诊疗过程没有指导意义。

  同样是《中医基础理论》在讨论脏腑及形体组织阴阳划分时说:“脏腑及形体组织的阴阳属性,就大体部位来说,上部为阳,下部为阴;体表属阳,体内属阴。就其腹背四肢内外侧来说,则背为阳,腹为阴;四肢外侧为阳,四肢内侧为阴。

  以脏腑来分,五脏属里,藏精气而不泻,称‘神藏’,故为阴;六腑属表,传化物而不藏,称‘形藏’,故为阳。”这种阴阳的划分只是为了划分而划分,对中医学而言,没有实际意义,有时还会自相矛盾。如在讨论风邪时说“风性轻扬开泄、易袭阳位 风邪具有轻扬、升发、向上、向外的特性。

  其性开泄,指其伤人易使腠理不固而汗出。故风邪侵袭,常伤及人体的上部(头、面)、和肌表,如头面、咽喉、皮肤、腰背等处。”能理解成风邪袭的“阳位”是上述属于阳的部位吗?“上部为阳,下部为阴”,那腹部是上部吗?按照“背为阳,腹为阴”,则腹为阴;按照“上为阳,下为阴”,则腹为阳。结果是“腹”既为阴,又为阳。徒增理论上的混乱而已。

  再比如《伤寒论》

  第1条: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第6条: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

  显然,这两条原文是自相矛盾的。

  第6条不符合第1条“太阳病”的定义。

  既然“不恶寒”,为什么还要称为“太阳病”?

  如果是“太阳病”,为什么不放在第4条?

  因为按照常规,第1条是太阳病提纲,第2条是中风提纲,第3条是伤寒提纲,第4条应该是温病提纲,为什么将温病提纲放在第6条?我认为,这是因为张仲景对温病没有透彻的了解所导致的,这从对《伤寒论》整体分析足以证明。在《伤寒论》中,对感受寒邪所导致的外感病(狭义伤寒,即伤寒和中风),从发生发展、传变预后,到治法方药等,体系很完整;但提到温病的只有第6条,对温病的发生发展、辨证论治等都没有论及。

  可能是张仲景在临床上,在见到大量的伤寒、中风的同时,也见到了一些病人发病时没有恶寒而见口渴,因为这类病人也是外感病的初期,所以张仲景也将其称为“太阳病”;但是因为其不恶寒,放在第4条的位置和中风、伤寒并列也不太合适,最终将其放在第6条的位置。从现在的认识看来,这条原文应放在阳明病篇,因为太阳和阳明的区别就是在发热的同时有没有恶寒。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张仲景对温病并没有深刻的认识,更谈不上系统的治疗。因此,《伤寒论》讨论的主要是狭义的伤寒。现在的《伤寒论》教材和多数人的意见是应该将《伤寒论》讨论的范围定义为广义的伤寒,就是包括温病在内。其实这只是大家为了表示对医圣张仲景的尊重,并不实事求是,这种盲从没有任何积极意义,相反的导致了很多混乱,后来的寒温之争以及因此导致的外感病初期的理论混乱,都可能与此处的盲从有关。

  经典中类似的问题其实不少,应该引起学术界的重视。

分享:
点击查看更多: 肖相如 中医经典 中医养生

文章排行

同类专家

  • 储真真

    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擅长恶性肿瘤和血液病;特别是中药治疗常见血液病各种贫血、淋巴瘤、白血病。
  • 尹志超

    副研究员,中国保健协会保健品应用推广工作委员会会长。
  • 杜琳

    东直门医院针灸科 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 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学院教授 ,北京针灸学会会员。
  • 冯淬灵

    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1993年留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工作至今,承担医疗、教学、科研一线工作。先
  • 高思华

    医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生部主任。1978年毕业于山东中医学院中医系,同年考取
  • 段昱方

    在北京中医医院肾内科从事临床、教学、科研工作十余年,为第四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张炳厚学术经验继承人。
帮助
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