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福康健康 > 专家 > 王红星 > 抑郁症的治疗
王红星

王红星

博士、博士后。为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Johns Hopkins Hospital)全职博士后。先后于1999年毕业于山西医科大学获学士学位,2002年获硕士学位。 2005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获博士学位。 2013年起获得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霍普金斯医院全职博士后工作。

抑郁症的治疗

  收藏文章 分类:疾病疗养

  抑郁症的治疗包括以下几大类:1.药物治疗:抗抑郁药较多,例如三环类、单胺氧化酶抑制剂等;2.心理治疗:帮患者建立正面认知;3.物理治疗:电休克治疗、借助磁场、电场的治疗;4.有氧运动:通过体育锻炼帮助训练大脑神经的稳定;5.改善营养:多补充一些氨基酸或不饱和脂肪酸等;6.肠道微生物:建立新的肠道维生素来帮助患者改善症状等。

  抑郁症的治疗

  王红星:抑郁症,我们不管说这个病它的临床表现,从它的流行病学的患病率,它的发病率,还有它的自杀率,乃至它诊断的临床的表现,我们最后落脚就是治疗。这个抑郁症的治疗,我们现在手段非常丰富,远远超过以前我们对这个病的认识,或者以前的方法也比较局限,我们现在非常多,现在我主要给大家讲解西医的治疗。

  那么抑郁症,抑郁障碍,在急性期的时候,或者重度抑郁障碍的时候,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一定是药物治疗为主,那么严重自杀的时候我们往往建议他去做电休克治疗,那么现在无抽搐的电休克治疗,那么对自杀或者是伴有自杀行为的严重的抑郁障碍非常有效。那么讲到这个电休克大家觉得狠恐怖,实际上现在医学非常发达,远远超过以前人们对它的认识,从麻醉角度,从技术的角度,从疗效的角度都非常好,这是严重的,一定是药物加上电休克,那么,或者是单一的电休克,或者是药物加上它。

  那么没有自杀行为的或者是不伴随自杀行为的这些抑郁障碍,我们可以用药物,那么在轻度、中度的抑郁障碍,我们可以用药物,也可以用物理治疗的方法,还有轻度的人可以用心理治疗方法。或者说我们在抑郁障碍的人中间,通过药物来控制住以后,在康复阶段,我们都可以用物理治疗加上心理治疗的方法来共同的来促进患者康复。

  首先讲药物治疗,药物治疗非常多,包括老的三环类药物,单胺氧化酶抑制剂,包括新型的药物,就是第二大类药物,包括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去甲肾上激素再摄取抑制、多巴胺再摄取抑制剂,还有一些新型的一些其他的药物等等。我们说这些药物在临床上我们都能够买的到,而且相当的药物,这些药物都是和国际同步,基本上国外有的我们都有。

  药物治疗中间有一个因素就是在早期的治疗时候,这些药物起效非常慢,它的慢是与我们药物在体内的运输传输有关系,我们知道有血脑屏障,所有的药物在血液中的循环,必须通过血液和脑中间有个屏障,这个屏障是天然的屏障,对我们大脑是有保护作用的,这个药物想发挥作用,一定得进到大脑中间,所以这个药物通过血脑屏障大概需要两周时间,因此,我们说抗抑郁药物在两周,刚服药的两周,基本上药物的副反应,药物的非抗抑郁的作用。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常常的通常合并使用一些改善睡眠的药物,改善这些焦虑的药,来帮助患者度过前两周,在抗抑郁药物没有起效的时候快速缓解他的一些症状,等到真正的起效的时候,需要两周,有的人可能更慢一些,可能三周以后,所以在这个时候大家要注意,可能大夫开的药怎么越吃越重,或者是不舒服,往往在这两周有很多副反应,胃肠的不舒服,所以这个时候加药的时候,都是从小剂量服用,慢慢的让他适应。首先胃肠道适应,比如吃上药物之后有恶心、有呕吐、有便秘,有些可能会头晕等等,这都是它的非抗抑郁的疗效,所以在头两周适应了以后,缓慢、小剂量,使用非抗抑郁药物来缓解这些症状,来帮助度过头两周抗抑郁药物产生的副的疗效。因此,我们说在药物治疗的时候,我们要和患者讲清楚,你要小剂量加药,你肯定有副反应,需要等待时间。所以说有些患者比较急,他等不了,所以我们说这个时候,比如说抑郁障碍的人通常伴有睡眠的障碍,失眠。所以我们通常给一些失眠的药物,先解决他的睡眠,睡眠问题解决了,他自信心有了,他就认为这个病是个可治之病,这是药物治疗。

  那么第二个心理治疗,心理治疗我们说对轻度、中度或者说抑郁障碍的康复期它非常有效。抑郁障碍的人他有个特征,他总是想不好的事情,他对外界的这些事情总是给一些负面的评价,他不会像有具备正能量的人总是积极的想问题,所以他这个负性认知,我们怎样去改变他对事情、生活事件,别让他总想坏的事情,或者他对坏的事情进行评价以后,给予他一个正能量,不是一个负能量,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常常采用这个认知行为的治疗,或者是正面治疗等等,这都是一些发展的新的方法。包括正面治疗,比如说瑜珈,当然瑜伽时静态的,还有些动态的一些心理治疗方法。所以说我们说心理治疗对这些人非常有重要作用的。

  第三就是物理治疗,物理治疗方法非常多,比如说借助磁场的治疗,给予患者脑区给予一些磁场的治疗来帮助他恢复,这是磁场的治疗,还有一些电的治疗,比如直流电的治疗,交流电的治疗,还有一些生物反馈等等,我们都可以帮助患者来恢复、来康复。

  我们说一个外界的不管是磁场,不管是电场,不管它是一个什么能量,总而言之,它都是一个外界的能量来影响我们大脑神经细胞的电的活动,因此我们说,这些外界的物理治疗方法能够直接作用于我们大脑,它的效果一定是有的,当然效果的大小因人而异,有的人效果快,有的人效果慢。但是对于一些比较特殊的人群来讲,比如说有严重躯体疾病的人来讲,他不能服用药物的时候,我们说物理治疗方法是首选的。比如还有一些不愿意吃药的患者,我们也推荐他首选物理治疗。还有比如说怀孕的患者,我曾经看了一个报道,怀孕期间,她每天都要接受脑康复或者脑电的一些治疗,这样的话在整个怀孕期间,既没有影响她的怀孕,而且她一直接受治疗。这样的话持续到分娩,孩子出生以后,一直在进行物理治疗方法,效果非常好。也就是说对特殊患者、轻的患者或者不愿意服药的患者都可以作为辅助的方法或者作为主要治疗方法来帮助患者,这是第三个方法。

  第四个方法对一部分人来讲,我们可以进行有氧训练,这也非常重要,来强迫自己,或者来加入一个团队,或者和自己的家人来强行自己每天进行一些运动、体育锻炼,其实体育锻炼能够帮助我们,训练我们的大脑神经的可塑性,包括调整植物枢神经系统的稳定性。

  第五个,还有一些新的方法。比如说我在美国的时候,大家都在尝试常使用这个方法,就是改善营养,研究发现的抑郁症的人,体内一些必要氨基酸或者不饱和脂肪酸他的营养比正常人少,因此说这些患者中间,我们建议他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以吃一些必要的补充神经细胞的营养品,比如说不饱和脂肪酸,比如深海鱼油,比如说必要的抗氧化剂等等,当然这不是主要的,是一些辅助的,这些也来帮助恢复。

  那么,最后一个就是比较新颖的,就是胃肠道的微生物,那么新的研究表明,每个成年人体内的胃肠道大概有两公斤的微生物,这两公斤的微生物它的细胞是我们人体细胞的十倍,那么它的基因组是我们人体基因组的一百倍。因此,这一部分的微生物也研究发现了微生物产生很多我们人体所需要的一些激素,或者单胺类递质,比如说我们说五腔色胺,五腔色胺最大的器官是由胃肠道来产生。因此我们说在抑郁症患者早期,或者治疗的早期,当我们使用五腔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的时候,这些个体他胃肠道会非常不舒服,会恶心,会呕吐,为什么呢?因为这些药物它抑制住胃肠道对五腔色胺的传递转运发生关系了。而传递转运这个是胃肠道的微生物有关系,因此在国外有人他们采用长期方法,破坏掉个体原来的胃肠道微生物,就像做肠镜一样的,把肠都洗过了,在此基础上,然后给予益生源、益生菌来帮助他恢复,来建立新的益生菌的肠道微生物来帮助他调整、改善睡眠、改善记忆力,改善他的焦虑,这样效果也非常好的,我们也计划开展这样一个工程,来给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分享:
点击查看更多: 抑郁症的治疗 抑郁 王红星

文章排行

同类专家

  • 吴霞

    对各种妇科常见病、疑难病的诊治具有较为丰富的临床经验,曾收到国际医疗组织邀请,参与国际学术交流活动。
  • 阮祥燕

    北京市优秀青年知识分子,北京市科技新星。 北京市“215”人才工程妇科内分泌学科骨干。 方向为:
  • 李小霞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医师,风湿科主任 教授硕士师导师;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医学系,从事临
  • 段爱红

    擅长:开腹及腹腔镜治疗卵巢囊肿、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症、不孕症、宫外孕;宫腔镜治疗子宫
  • 宋海庆

    神经病学博士,师从神经病学专家贾建平教授,从事神经内科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十余年,实践经验丰富。
  • 贾桂军

    北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副教授。从事神经外科临床工作19年,师从我国著名神
帮助
中心